个税修法或早于房地产税立法 直接税改革有望启动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直接税改革有望启动 个税修法或早于房地产税立法   本报记者 杜丽娟 北京报道   从11月被收录…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直接税改革有望启动 个税修法或早于房地产税立法
  本报记者 杜丽娟 北京报道
  从11月被收录在《辅导读本》中,到12月《人民日报》理论版头版刊发,财政部部长刘昆的署名文章《建立现代财税体制》,为“十四五”时期财税改革指明了方向。
  文章在提出现代财税体制主要任务的同时,也明确了其实现路径。于自然人纳税人而言,财税体制改革中最熟悉的内容是税制改革部分,而以所得税和财产税为主体的直接税则是近年来最受普通人关注的税种体系。
  在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健全直接税体系,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也成为财税改革重要内容。然而,基于房地产税立法的复杂性和敏感性,多位法学界人士预测,直接税下一步改革有望在个人所得税修法上寻找突破口,内容则聚焦在专项附加扣除标准上,预计明年相关部门会着手启动该项内容的调研。
  而对于房地产税立法时间,学界认为最大可能是在本届人大任期结束时完成,按照人大安排,本届人大将在2023年结束。
  不在立法计划
  房地产税的立法成为近年来市场关注度最高的一个立法计划。从2014年中央提出要做好房地产税立法相关工作,到2020年“十四五”规划提出要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7年时间,关于房地产税立个税修法或早于房地产税立法 直接税改革有望启动法的时间表一直未有更多进展。
  这期间,官方唯一一次给出最直接和明确回应是在2017年。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人大发言人表示,要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但房地产税立法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的安排并不在当年立法计划中。
  按照全国人大的安排,人大常委会把制定房地产税法列入了五年立法规划。对此,一位法学界人士认为,2017年以后中央对房地产税立法提及较少,但不代表这个税种的立法进程已经暂停。“由于这部法律涉及面比较广,且涉及多部门利益,目前学界和官方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也比较多,从目前情况看,具体的时间表仍然没有安排。”
  记者了解到,2018~2020年,中央对房地产税立法表述都是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在刘昆署名文章中,未来房地产税的改革方向是,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
  尽管文字表述上没有发生很大调整,但市场仍然引起了不小关注。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此解释说,房地产税立法草案早在4年前已经开始起草,但是目前并未对外公布,明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此时房地产税立法工作被重申,一定程度上会给市场造成不同的预期。
  “事实上,即使立法了也不代表马上就会开征,房地产税的开征需要具备一定条件,并不会全国一刀切,由于其属于地方税,所以即使开征地方政府也有更大的权力。“施正文说。
  12月21日,全国人大公布了2021年度重点立法工作计划,其中包括修改科学技术进步法、反垄断法、公司法、企业破产法,制定期货法、印花税法等税收法律等。在2021年重点立法计划中,房地产税立法并未列入计划中。
  对此,上述法学界人士分析,明年疫情影响还将继续存在,直接税改革提速是一个大概率事件,预计全国人大和财政部会积极推进这方面的改革进度,因此立法程度也会有所加快。
  “此次中央再次强调其立法工作,可能也在向市场传递更多的信号。不过按照立法流程,草案需要上会公开审议,之后有一审、二审到最终通过,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也很长,因此加快推进草案公布是当前首要工作。”该人士说。
  施正文介绍,房地产税立法工作本来要在“十三五”期间完成,但本着高质量立法的原则,这一工作推迟到“十四五”期间,从目前中央态度看,本届人大任期内有望完成草案提议工作。
  个税扣除标准调整
  在房地产税立法并不列入2021年立法计划的情况下,直接税的改革更多聚焦在所得税上。众所周知,所得税包括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但刘昆署名文章中,其对企业所得税改革并未过多涉及。
  在财税部门人士看来,由于明年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此时对企业所得税进行调整可能并不合时宜。“目前企业所得税的占比位列所有税种中第二,其对财政收入的贡献具有重要支撑作用,如果此时对企业所得税的税率进行调整,可能会对明年的财政收入造成更大冲击。”一位财税人士如此说。
  这意味着,2021年以个人所得税为主要内容的改革将成为提高直接税占比的一项重要举措。
  据了解,2019年我国正式实施新个人所得税法,和以往政策比,这轮个税改革首次引入了专项附加扣除内容,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内容在内的专项附加扣除,是我国进一步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的重要表现。
  然而在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两年后,适时提高专项附加扣除标准的讨论正在成为业界关注话题。在财税人士看来,新个税法已经平稳过渡两年,专项附加扣除标准也应该和经济增长实现挂钩或做出适时调整,这才能最大程度减轻中低收入人群的税负。
  以子女教育为例,根据个税法规定,纳税人的子女接受全日制学历教育的相关支出,按照每个子女每月1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但现实中,家庭在子女教育上的支出远远超过这个水平,未来扣除标准是否有调整的空间也成为市场关注重点。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何代欣认为,二胎政策全面放开后,子女教育的支出成本也出现一定程度的提高,从国外经验看,针对子女数量或者提高扣除标准都有可行性的方案借鉴,对中国来说,我们可以进行这方面的探索,比如说子女教育扣除标准每年提高100元,或者对多子女家庭要提高扣除标准等具体措施,其实都可以进行尝试。
  让个税体制更加公平也成为“十四五”期间个税改革进行结构调整的根本。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个人所得税收入10388亿元,占全国税收收入的比重是6.6%。从规模上看个税已经突破万亿大关,如何发挥其调节收入是下一步改革的方向。
  上述财税人士认为,基于个人所得税和民生最贴近,因此个税的调整也具有更多的政治意义,从目前看个税调整的重点不再是大规模减税,而是要让税制更加公平,提高专项附加扣除则可以让更多纳税人获得存在感,这是改革最有效的部分。
以上就是个税修法或早于房地产税立法 直接税改革有望启动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