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内地:疫情下新香港人的春节故事|观潮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新浪财经 王茜   自2020年2月以来,因疫情缘故,香港已经“封关”整整一年。这期间,内地针对香港…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新浪财经 王茜
  自2020年2月以来,因疫情缘故,香港已经“封关”整整一年。这期间,内地针对香港入境人员的健康管理措施也几度升级。在此背景下,许多家在内地的“新香港人”都要面对一道令人纠结的必答题——春节要不要回内地过年?
  有人愿意熬过漫长的隔离,即便只是获得短暂的团圆;亦有人几番思量后,放弃返乡计划,期待未来的相聚。

  资料图
  自内地赴港求学、工作并已获得永居身份的严文(化名),是一位典型的 “新香港人”。大年初四这天,他独自走进了有些冷清的深圳湾口岸旅检大厅过关回港,结束颇为特殊的一趟春节探亲之旅。
  自今年1月初起,广东升级境外人员入境后的健康管理措施——人员入境后经全流程闭环管理并分流到隔离酒店,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管理期和7天社区居家健康管理期。此外,香港入境人员则须持有24小时内有效核酸检测阴性结果证明,同时需要提前预定未来7天内的隔离酒店。
  长达21天的隔离期,要如何向公司请假?为了短暂的相聚是否有必要如此折腾?许多人因此头痛不已。
  严文对我们表示,相较于外资和港资企业,他所在的中资企业对防疫隔离持更为理解的态度,允许员工隔离期间在线办公,且不扣年假。今年1月中旬,严文从深圳湾关口入境深圳,于隔离期结束后,他继续在公司的深圳办事处工作直至春节放假,公司还给他报销了所有的隔离酒店费用。
  不过,严文在外资企业工作的妻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无法申请到足够长的假期。夫妇俩不得不分开过年,由他代为探望内地家人。
  为了阖家团圆,邹蕾(化名)一家经历了更为曲折的返乡过程。
  她和先生分别在香港的中资券商和银行工作,平日里都忙得脚不着地,家中年幼的孩子只能托付给菲佣照顾。这是大部分香港家庭的现状。香港和东京并称亚洲节奏最快的城市,在香港,英文程度较好、家政服务能力较强的菲佣往往是支持一个家庭正常运作的“中流砥柱”,并在育儿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若要回内地过年,除了需要向公司申请隔离期线上办公以外,邹蕾还面临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菲佣不能跟着他们入境,无人帮忙打理孩子隔离期的日常生活。家在内地:疫情下新香港人的春节故事|观潮这样的挑战让不少家庭放弃了返乡计划。
  但是,考虑到家中长辈热切盼望与孙儿团圆的心情,邹蕾决定走这一遭。“以往每年老人们都会来看孩子,疫情爆发后,他们已经一年没见面了。”
  今年1月中旬,将菲佣安置好后,邹蕾一家就在珠海酒店开始了14日的集中隔离医学管理期。最初,邹蕾和孩子住一间房,先生被安排在另一间房。然而,没有菲佣的协助,她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兼顾工作和幼儿。经过申请,邹蕾的先生也和她们住到了同一个房间,两人轮流看顾孩子,每每待孩子熟睡后,两人又要熬夜工作。
  这14天结束后,邹蕾夫妻疲惫不堪。没想到的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返回珠海家中,邹蕾的三口之家原本只需再度过7天的社区居家健康管理期,即可恢复“自由身”。结果,当地突然发现一名检测复阳的入境人士,顷刻间全市如临大敌。社区要求邹蕾一家三口与家中长辈分开隔离,老人们只好搬到了酒店里,留下邹蕾夫妻和孩子在家。
  本指望着老人可以代为照顾小孩,这下不仅“援兵”没有了,一日三餐还要自己操办,邹蕾夫妇的体力、精力几近透支。他们与社区内的其他从香港返乡的家庭组了一个十几人的微信群,相互调侃、鼓励彼此。
  整整三周的漫长隔离结束后,邹蕾全家才算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团圆。但是,短暂的春节假期还未解尽乡愁,邹蕾一家又要盘算着返港的日程了。由于先生的工作安排较为紧张,要先行返港,邹蕾与孩子则在珠海多留一些时日陪伴老人家,小家庭又变成了分居状态。

  资料图
  在财经媒体工作的Jessica(化名)正筹备着孩子的升学问题,今年她们选择和家中菲佣留守香港。
  “我得上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法儿去隔离。”Jessica说,过往她和孩子也极少返回内地过年,都是父母来港探望。今年考虑到香港的疫情反复,形势不及内地理想,Jessica不希望父母冒着健康风险来港,老人和孩子只能线上“云团年”。
  此外,像Jessica这样家中有学龄或学龄前儿童的人士还需要顾及教育安排。香港的春节法定假期较短,在内地学生开启寒假之时,香港学生还在上网课或返校,这也意味着 “14+7”的可行性很低。
  在香港生活了12年的闵然(化名),过往每个春节都返回内地与家人团聚。今年尽管也是思乡情切,但她有孕在身,须定期产检,不适合接受酒店集中隔离。同时,考虑到疫情风险,她也放弃了让父母来港的念头。
  “让父母来香港的,我觉得主要都是有娃的家庭,否则香港家又小,现在疫情这么不安全,肯定不会让父母费劲过来。” 闵然说。好在有先生的陪伴,她度过了一个温馨的春节。
  相较于夫妻两地分居的家庭,闵然觉得自己的情况已算是不错。事实上,疫情下内地与香港间通行不便,是横在许多“新香港人”眼前的难题,春节的到来更是将其放大。过去的一年,闵然身边因为夫妻、老人或子女分居问题而选择从香港辞职的朋友不在少数。
  她跟我们讲述了一个教人唏嘘的故事。闵然有一位同事也是从内地赴港工作,并在香港成家多年。去年年中,这位同事在内地居住的父亲罹患肺癌晚期,作为独子,他急忙从公司请假返乡,历经14天的隔离才见到父亲。
  癌症需要长期的系统治疗,这位同事虽然向公司申请了年假陪护,但是很快年假就耗尽,公司将其划归为事假,暂停发放工资。没有了收入,他无法维持在香港妻儿的正常生活。尽管对重病的父亲深感亏欠,但他不得不返回香港上班。
  “真的是太惨了。” 闵然感叹道。身为独生女,同事的遭遇也让她对未来生活有了更多想法,如何兼顾事业、家庭和赡养老人将是她重点考虑的命题。
  截止发稿前,根据香港方面的最新规定,非香港籍人员往返香港需要隔离14天,香港籍人员返港的,如果符合过去14日内身处香港、广东或者澳门,返回香港当日或前三日在认可机构进行核酸检测且呈阴性,提前申请名额等要求,则可免隔离。同时,广州往来香港地区团队旅游、个人旅游签注仍然处于暂停办理阶段,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香港是一座移民城市,持单程证赴港定居满7年的人士,就有资格申请永久居民身份。近年来,香港实施的“优才计划”和“专才计划”也吸引不少内地人士赴港定居。
  据参考消息网,2015年呈给香港立法会的一项报告披露,1997年香港回归后,共有87.9万名内地人到港定居,占香港730万人口的12%,这相当于每八个香港人中,就有一个来自内地的“新香港人”。
  在时代的潮汐中,无数有内地背景的“新香港人”家庭上演着一幕幕“小团圆”和“小离别”。下一个春节,但愿家人团聚的时光能更多一些。
以上就是家在内地:疫情下新香港人的春节故事|观潮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