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爆料《西安机动车停放中心收取抽成黑幕》最新进展:两人获刑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深喉爆料《西安市机动车停放中心收取抽成黑幕》最新进展:两人获刑!   作者:华商报   未央法…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深喉爆料《西安市机动车停放中心收取抽成黑幕》最新进展:两人获刑!
  作者:华商报
  未央法院在三楼大法庭集中宣判了职务犯罪案件
  今日,华商报记者获悉西安未央法院集中宣判三起职务犯罪案件推进警示教育为充分发挥反面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筑牢政法干警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进一步严明纪律作风。3月31日上午,未央法院在三楼大法庭集中宣判了职务犯罪案件,西安市及未央区相关政法单位及国企职工300余人参与旁听。

  被告人宁某某、祁某某原均系西安市机动车停放管理中心某大队管理人员。二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大队收费员在入职、工作岗位及任务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好处费40余万元。被告人宁某某又收受收费员、停车场实际控制人等十余人26万余元另查明。
  二被告人合谋通过采取虚列收费人员、在编不在岗等方式冒领单位工资13.47万余元。被告人宁某某还通过此方式与他人合谋冒领工资6.77万余元。未央法院经审理后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被告人宁某某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40 万元,判处被告人祁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万元。
  华商报记者 宁军
  2020年6月21日,
  华商报独家报道:
  《停车收费员的神秘上家
  迷雾重重的抽成费》

  随后,
  西安市有关部门开展调查

  华商报2020年6月21日报道全文:西安市机动车停放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停放中心)主要负责城区和开发区非机动车道、人行道、广场及高架桥下公共停车场的收费服务管理工作,实行收支两条线的管理模式,收取的费用全额上缴市财政。但实际上,收支之间却暗藏着灰色收入……
  据深喉爆料,收费员每月要向“上家”上交1500元-5000元不等的“抽成费”,或“上家”将收费员工资卡扣留。有的收费员替用别人身份,成了“影子”般的存在。
  西安市场到底有多少“上家”,多少“影子”收费员?巨额“抽成费”最终去了哪儿?华商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A

  通过关系找到卫某
  当上停车收费员
  30多岁的小强,口罩背后是挡不住的疲惫。他曾经是小老板,因代理鞋子的生意受挫,加上父亲生病住院,小强想先打工赚点钱。
  通过亲戚介绍,2019年6月29日,小强在西安市东门外一家超市门口的停车场见到了30多岁的上家卫某。卫某称,可以把小强放到停放中心龙首村公园壹号小区北门站点上班,那个地方人员流动大,停放车辆多。当晚10时,小强按约定通过微信转给卫某600元中介费。
  2019年7月1日小强正式上班。当天中午,卫某就拿着一份小强的体检报告交给停放中心人力资源部,而这份体检报告是卫某直接拿来的,小强根本没去体检。卫某当时告诉小强,一份体检报告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放心收费,按时交钱就行。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小强听其他收费员讨论后才知道卫某及卫某的上家“关系很硬”,卫某在停放中心做事都是一路绿灯,每个月有10个招录收费员名额,所以收费员都不敢得罪他,收费员最好的生存方式是按他的话办事、按时交钱。
  工作之后每月都要给卫某转账上千元“抽成费”
  小强称,月初是卫某安排收费员上班的时间,月底是收钱时间。卫某每个月拿每一个收费员“保护费”从1500元至5000元不等,有的每月交钱,有的干脆是工资卡被收没。
  小强拿出手机,让华商报记者查看了他与卫某的通话及微信记录:
  2019年7月20日晩10时11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称“哥哥,你把这个月的费用给人家3000,现在给我转,我每个月18日就要和人家领导算账”,当晚11时10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3000元。
  2019年8月20日晩9时37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把这个月费用给我一转”,当晚10时26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3000元。
  2019年9月21日晚7时54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哥哥,费用一转”,9月24日下午5时55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1800元。

  2019年10月18日下午3时26分,卫某给小强发信息“哥哥,麻烦你给我把钱转一下”,小强回复“这个月只有2660元工资,而且昨天稽查又来查我啦”。卫某回复“你任务没有完成吗,上个月给人家领导说好的1800元,你先给我把钱转,我晚上要给人家去送”。小强回复“手机上只有二百多元,等我下班去把工资(领到后再)给你好吗”。
  2019年10月19日上午9时05分,小强给卫某微信转账1800元。

  小强说,2019年11月和12月,他发现有很多罚款(不按规范收费、停放车辆等)。卫某称停放服务中心稽查部换领导了,以前花小钱能消除罚款(现在)起不了作用了。
  两月没交抽成费被辞退
  想重新入职就要交更多的钱
  2019年12月8日,因为小强两个月没交“抽成费”,卫某多次打电话或跟小强面谈,说上面的领导知道此事了。不按时交费破坏了行规就不能在这个地方收费了,他让小强先辞职,他再想办法让小强重新入职到高新区一个收费点。
  今年1月,小强约卫某商量到新收费点上班的事。卫某表示,因为小强以前不能及时交钱,属于“不诚信”的收费员,再上班的话就要把收入做成两个工资卡,一个是停放中心发的工资(每月3050元),这张工资卡卫某直接拿走,另一个工资卡(完成任务返点)属于小强的,这样就不用每月向小强催要钱了。小强觉得3050元“抽成费”太高,便没答应。自此,两人产生矛盾。
  小强说着说着就哭了,自己生意惨败,父亲急需钱看病,妻子在家带孩子没收入,在停车场收费要交巨额“抽成费”……小强说他实在太难了。
  想要回上交的抽成费不成
  多次实名举报均无果
  小强说,辞职回家后生活捉襟见肘,他便想找卫某要回之前交过的近一万元“抽成费”。他找到卫某,卫某称钱已经给“上面”打点了,他本人并没拿多少,不可能退钱。
  2020年2月,两人关系彻底破裂,小强走上了举报的道路。虽然他有转账记录,但小强几个月来多次向西安市机动车停放中心莲湖大队、人力资源、纪检组等部门实名举报却一直没结果,只好向华商报投诉。
  B

  “上线”卫某是普通收费员?
  其上班地点人员称没有其人
  停放中心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王某表示,小强给卫某交的“抽成费”属于两人之间的交往,停放中心没参与。
  随后,王某带小强和记者来到停放中心莲湖大队负责人宁某办公室。进办公室前,王某让记者与小强在门外等一下,他一人先进了办公室,让其他工作人员离开后,关上门和窗。几分钟后,王某开门让记者与小强进去。
  对于小强反映卫某长期不上班、吃空饷的问题,莲湖大队负责人宁某称,卫某在丰庆公园西北角上班,是一名普通的收费员,正常上班状态。
  对于小强反映的抽成费的事,宁某表示,小强反映多次后他已和卫某通过电话,让两人协商解决,卫某当时回复信息说无法找到小强。小强说两人有微信,不存在无法联系之说。
  对于小强转给卫某的抽成费,宁某称,这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事。
  6月6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丰庆公司十字西北角处,收费票据上显示不是卫某。记者询问收费员,他回答自己一深喉爆料《西安机动车停放中心收取抽成黑幕》最新进展:两人获刑直在这里收费,根本没有卫某这个人。记者又连续在丰庆公园、劳动路、机场路、团结路走访了6处停放中心的收费点,均没有发现有卫某的名字。

  有收费员是影子般的存在
  这种作假是如何完成的?
  6月10日,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城北未央路龙首村步行街停车场,这是卫某及他师父(带他进入收费员行列)曾工作过的地方,这里的三个收费点均属是卫某实际操控。这里的收费员小华(化名)介绍,自己以前在自强路收费时每月给卫某交1500元“抽成费”,调到龙首村步行街后每个月的工资卡3050元被卫某收走,也就是说现在每个月要交3050元的“抽成费”。
  收费员小华拿出他佩戴的上岗证,证件上显示的是王某,收费机打出来的票据也是王某。小华称,实际上王某根本就没在这个收费点,他只是王某的替身。在设置收费员岗位时,为规范化操作,收费员手中的收费机、上岗证、工资卡名字必须统一,卫某及其上线是如何做假?卫某控制下的这种替身到底有多少?为什么停放中心没有查?小华告诉记者,卫某一伙有权有势,每月都能拿到收费点的指标,没有停放中心的可靠关系肯定是不行的。
  小华给记者了一个由卫某建立的微信工作群,显示有76人。也就是说,卫某仅这个群就控制着七十多名收费员(小强是辞职后被踢出该群的)。
  返款政策调整后
  “上家”变着花样收“抽成费”
  每个月向“上家”上交数千元“抽成费”,那收费员收入怎么来?
  2019年9月之前,每个收费点完成收费中心下达的任务后会全额返给收费员。收费员收入组成为:每月政府财政支付3050(工资及其他费用)+返款。
  以停放点30个车位、每个车位每小时3元计算,一个车位每天收入约25元,一个停放点一天约收入750元,一个月约22500元,减去停放中心下达的4500元任务费,每月结余18000元,再扣除年卡用户、环保节辆(绿牌车免2小时)、执法公务用车、空位等占10%,最终返款16200左右。为了抢占这高额收入的岗位资源,于是便出现了灰色地的“抽成费”。
  一些收费员告诉记者,在能完成停放中心每月4500元任务的情况下,不少收费员就变相收现金增加收入,事情经媒体曝光及相关部门了解后,2019年9月开始,停放中心将超额全部返款改变成按10%提成返款。同样以停放点30个车位计算,一个月完成任务后再扣除其他,结余16200元左右,按10%返款就是1620,加上每月3050工资,收费员每月收入约4670元,收入减少后很多收费员不想上交数千元的“抽成费”。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据业内人士介绍,现在一些收费点的“上线”要么将原来车位多的收费点的收费员“虚拟增加”,即停放中心显示路段有2人,其实只有1人,收费员背着2个收费打码机,就能净收1人工资3050元。此外,还会严格控制收费员入职,甚至鼓励收费员偷偷收现金、私自办月卡,在非划线区域收费,有时还折时收费,通过这些操作保障“上线”及“上线的上线”的灰色收入。但基层收费员因为收入减少影响了交“抽成费”的积极性,2019年9月后“抽成费”降至1500元起。
  采访中有的收费员称,他们有的只有1800元到2500元不等的工资,没返点没任务;有的有工资有返点有任务。
  停放中心纪检组工作人员:卫某能量巨大
  小强说,自己多次实名举报后,前几天卫某通过微信给他发了一张他家门口的照片,意思是已经知道他的住址了,恐吓他不要到处举报。卫某还让人捎话,可以退给他一部分钱。小强想与卫某当面对质,但卫某一直未出面。
  对于停放中心乱象,有些收费员实名举报无果后就用实名头像发抖音传播。
  6月16日,西安下着大雨,记者陪同小强再次拿着举报材料来西安机动车停放服务中心,该中心负责纪检工作的朱书记曾接待过小强多次。朱书记称,举报内容要有证据,要对举报内容负责。小强当即表示自己实名举报,愿意负法律责任。
  随后停放中心纪检组两名工作人员和小强进行谈话,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听到卫某名字后,边摇头边说“此人(卫某)在停放中心能量巨大”,随后做了相关笔录。
  截至记者发稿时,小强称自己还没接到停放中心的回访电话。他表示,这事如果不查,他会一直实名举报下去。
  卫某称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已经不是退钱能解决的了
  6月20日下午4时,华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卫某。
  卫某告诉记者,他把小强介绍到停放中心上班时说好了每月交3000元,小强现在后悔想要回那些钱,但那些钱不全是自己拿的,没办法退。
  卫某还表示,小强实名举报的事他都清楚,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一万多元钱的事了,也不是退钱能解决的事了。
  编后——
  记者的调查只是揭开了迷雾的一角,市场存在的漏洞、乱象需要有关部门及时调查清楚,让人们看得明白,还市场一个清明。
以上就是深喉爆料《西安机动车停放中心收取抽成黑幕》最新进展:两人获刑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