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特区四十周年,我们关注什么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深圳最大的礼包是如何将中央政府已经给予的政策优势最大力度地利用、发挥好以及如何推动“双区”(粤…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深圳最大的礼包是如何将中央政府已经给予的政策优势最大力度地利用、发挥好以及如何推动“双区”(粤港澳大湾区与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更好地落地,实现治理的效能才是现阶段最主要的着力点。
  文 | 李宁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从1980年特区成立至今,深圳刚好迎来四十岁生日。
  每年的8.26,深圳人不可能不关注,深圳人不可能不知道,深圳人不可能不讨论。
  我在深圳小十年,一般而言,每到8.26的时点,关于深圳行政区划调整的传闻就扑面而来,这十年传得最多的是直辖,以及把东莞或惠州划去其内,这在民间,通常也被称之为“大礼包”。
  01
  坊间“大礼包”
  以今年为例,8月初,关于深圳市直辖的联想又风云再起,《中国科学院院刊》(2020年第7期)的《“十四五”时期,如何优化我国的行政区划设置?》一文中,明确支持把深圳、青岛、大连、喀什升格为直辖市。
  文章提到,设立直辖市,缩小大省管辖幅度,推进扁平化管理。配合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城市群发展战略,支持深圳、青岛、大连、喀什升格为直辖市,充分发挥优势地区增长极、稳疆固边、带动区域发展的作用。详细的答案,诸位可参见该文。
  直辖市之外,我也听到两个版本,据称相关部门上报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把东莞及惠州部分区域划入深圳,一个是把整个惠州并入深圳,这当然是民间的谈资,信不得真。
  但由此说明,每年深圳人庆祝自己生日的时候,总是有所图,有所得,希望有真东西能惠利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发源地与火车头,我想不仅仅是深圳人关心深圳,深圳以外的全国人民关心深圳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论市场化与法治化,毫无疑问,深圳敢说第二,恐怕没有人敢争第一,仅2000平方公里的最小一线城市,能诞生出一大批优秀的龙头企业,华为、腾讯、富士康等,也难怪外媒以“中国硅谷”之名盛赞深圳的高新科技产业发展。
  作为国内知名的财经宏观类资讯传播平台,《投资者网》自然不会错过深圳40周年的舆论讨论。为此,我们精挑细选了一批优秀企业,以及深圳较为知名的专家学者贤达人士。
  有三位嘉宾是我们非常感兴趣,也必须要深度对话的,他们分别是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深圳市委党校(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深圳市人大常委谭刚,深圳市软科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异。
  毋庸置疑,这三位深圳人丝毫不陌生,甚至在广东省的专家学者中,也绝对赫赫有名。
  对话前夕,有小伙伴问我,一个小时时间应该OK了。我说,你们太年轻了,这没有三五个小时,怎么可能聊得透呢?
  果不其然,即便是约定好的一个小时和郭万达院长交流,也至少超时了半个小时,总体上,三位学者七八个小时的交流,可谓异常深刻,很大程度上给年轻人上了一堂“深圳史”。不过,我还是觉得时间不够,不过瘾。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向这三位学者请教?原因我更看重他们的独特性。郭万达院长所在的CDI,即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它属于国内25个国家高端智库之一,早在1989年由国务院批准成立,它的智囊建议影响各级政府决策,尤其在深圳,或者说整个广东,它的影响力都是数一数二,而郭院长又亲身参与众多政策建议,既近距离接触政策决策过程,又具备市场化所必须的独立性与思想性,懂市场,又懂政府,郭院长是不二人选。

  (图为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博士)
  与郭万达院长的交流中,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深圳的礼包应该是什么?除了空间的拓展,还有什么,难道不是改革不是开放吗?深圳靠什么起家的?是靠改革开放。”
  谭刚院长自不必说,除了深圳市委党校担任副校长外,他还是深圳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城市规划委深圳特区四十周年,我们关注什么 员会委员,以及深圳市人大常委。
  谭刚认为,深圳最大的礼包是如何将中央政府已经给予的政策优势最大力度地利用、发挥好以及如何推动“双区”(粤港澳大湾区与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更好地落地,实现治理的效能才是现阶段最主要的着力点。
  02
  从1990年到“一城三化”
  正题之外,我们打趣问到,深圳居民近些年最大的体会是不断重复挖路修路,人大是否对此有过讨论?他坦言,这个问题其实每次开会都讨论。
  1990年从重庆来到深圳,谭刚的一生就跟深圳结下不解之缘。

  (图为深圳市委党校(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谭刚博士)
  关于1990年深圳的夏天,谭刚记忆永存。他回忆,“当时,我受邀到深圳参加一场研讨会,抵达深圳后,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年轻的经济特区果然名不虚传。通过参观考察和交流研讨,更是深切地感受到这座海滨城市的朝气蓬勃和快速发展,这让我不由心生向往。”
  今天回看1990年的深圳年鉴我们发现,当时流传的一句话是,“来深圳的都是全中国的精英!”谭刚果然独具慧眼。
  1990,对于深圳经济发展而言,内地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在深圳解放路正式开业,无数深圳人为之前往;那年12月1日,全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深交所宣告成立,从营业时间来看比上交所早了8天,而深圳发展银行成为第一家股票上市银行,股票代码:000001。
  比谭刚晚来深圳几年,金心异也是90年代就来深圳,他记忆中的深圳市中心是以“上海宾馆”为界,华强北还是个工业区,旁边开着万佳百货(华润万家前身)。
  在财经媒体做高管多年,其后挂职过深圳某区街道办,又担任过政协委员,现在是人大代表。以往的深圳,每年两会,金心异往往是记者们追逐的焦点之一。
  “敢说敢言、深圳主义者”,金心异是21世纪初深圳的三剑客网红之一。什么是深圳主义者?金心异曾谈到,“当我们讨论深圳的时候,也是在讨论中国的市场经济应该是什么样子”。

  (图为深圳市软科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人大代表金心异先生)
  近些年,金心异在网络世界对广东及深圳经济仍保持密切关注,包括对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等都提出了很多具体的意见与想法。针对深圳高新科技产业的发展思路,他更是提出了要打造“北深圳科技型制造产业带”的想法。
  在与《投资者网》三个多小时的交流中,金心异思路敏锐。他给深圳提出了“一城三化”的概念,更明确的是,幸福城市、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
  在他看来,幸福城市也是深圳未来所需要发展的方向。因为深圳的创新活力和机遇给了年轻人动力扎根于此。但是,高房价也令深圳成为了年轻人心目中的“房奴城市”,不利于留住高学历人才。综合来看,深圳应该坚持以全球化、法治化、市场化为方向,努力打造成幸福城市是它未来转型、发展的重要出路。
  人们热议深圳是扩容还是扩权?金心异的答案是,这是个伪命题。
  “深圳已经和周边的东莞、惠州等地形成一个紧密的产业体系。如ICT产业链的发展,它不限于深圳境内,还涵盖深莞惠地区。由于行政分隔,使得资源不能由市场配置,阻碍了产业的发展。目前的关键是要如何打通内循环,需要深圳和深圳都市圈采取哪些措施,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治理体系。对于扩权的讨论,实际上是指省级的管理权限,能不能尽可能多给深圳一些。除了政治和法律事务之外,给予深圳更多发展空间。”他说。
  03
  深圳的成就与危机意识
  四十不惑,四十已然是人到中年的年龄,对一个城市而言,讨论它的发展与转型必然不绝于耳。这三位学者之外,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在8月19日也发表了一篇文章《经济发展中的市场与政府——深圳40年创新转型总结与思考》。

  (图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先生)
  不管是“中国硅谷”,还是“创新创意之都”,深圳的成功吸引了世界瞩目,深圳何以成就深圳?
  唐杰教授在该文中给出的总结是:深圳创新秘诀里很重要的一条在于:深圳是中国第一个把创新从纯科研的活动转变成为经济活动的城市。长期以来,高度行政化科研系统掌握了创新的话语权、资源配置权、创新活动的评价权,是科技、经济两张皮的根源。市场化使企业家成为创新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创新投入产出效率高,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有优势,创新就会成为一种蜂聚和蜂聚扩散的现象,创新引来了更多的创新,成功的企业带动了更多企业走向成功。
  依托于改革开放的红利,与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深圳40年来的成功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然而,下一个阶段深圳的挑战与危机感何在?至少眼前的问题就是高房价是否能成为深圳的助力,还是障碍?郭万达、谭刚及金心异也都给出了类似的答案,即学习德国及新加坡住房模式,提升公共住房比重。
  这一点深圳正不断纠正。
  当然,高房价只是其一,其二可能更多是危机意识。唐杰教授最近在一个会议上说,深圳应该珍视危机意识,“我们这些年谈危机越来越少了,谁要谈危机就会说‘你唱衰’,这是要警惕的。我们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向前走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保持危机意识是重要的。”
  《投资者网》与三位专家学者的详细对话即将问世,以飨读者。与此同时,我也希望可以有机会能与唐杰教授请教深圳的明天与未来,深圳的危机意识路在何方?目前看来,很有可能。(思维财经出品)■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以上就是深圳特区四十周年,我们关注什么 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