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州的对共享经济模式说不:Uber与Lyft暂停营业强烈抗议

AMKZ配资炒股(www.amkz.com)08月21日讯   原题目:美国加州的对共享经济模式说不:Uber与Lyft暂停营业强烈抗议 来源于:新智元 …

AMKZ配资炒股(www.amkz.com)08月21日讯

  原题目:美国加州的对共享经济模式说不:Uber与Lyft暂停营业强烈抗议 来源于:新智元

美国加州的对共享经济模式说不:Uber与Lyft暂停营业强烈抗议

  新智元 郑峻发自硅谷

  宁愿不干了,也决不妥协。Uber和Lyft两大共享出行大佬今日宣布公布,将从明日零晨刚开始,在总公司所在城市美国加州的无期限暂停营业,以一种“停产强烈抗议”的姿势,拒不听从加区政府的新劳动法。“这不是大家要想的結果。我们知道数千万加州人每日都必须共享出行。大家也向旅客和驾驶员们表述了那么做的缘故,告知她们能干什么,及其她们能够挑选的别的交通出行挑选计划方案。”Lyft官方网blog公布。

  宁愿暂停营业都不妥协

  俩家企业决策暂停营业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加州的美国旧金山人民法院上星期给了Uber和Lyft通碟,假如今日还不遵循加区政府的新劳动法,那么就务必在美国加州的停止营业。而Uber CEO科斯弗伦西(Dara Khosrowshahi)和Lyft首席总裁齐默(John Zimmer)一边公布上告,一边强势表明:她们宁可在美国加州的暂停营业,也决不放弃自身的运营模式。

  但柳暗花明,就在Uber和Lyft公布明日就停止营业以后,美国加州的上告法院今日下午公布临时终止实行上告最后限期,等候上告法院案件审理結果。有关案子的法庭辩论将于十月中下旬刚开始。这代表着Uber和Lyft能够再次在美国加州的保持现阶段的运营模式,临时防止了完全撤出美国加州的销售市场的难堪局势。

  就算Uber和Lyft输了了上告,她们有机会在十一月根据美国加州的全民公投来更改局势。到时候美国加州的选举人在网络投票选总理和立法委员的另外,也将决策共享经济模式在美国加州的的运势:根据全民公投决策是不是给与Uber和Lyft免除工资待遇,不将出租车司机判定为全职的驾驶员。与两大交通出行大佬立在一条壕沟的,也有配送服务平台Instacart、外卖送餐大佬DoorDash和Postmates;五家共享经济模式企业早已就这事累计资金投入了1.1亿美元开展政冶拉拢。

  美国加州的是全世界共享经济模式的起源地。以往十年时间,这儿依次问世了Airbnb、Uber、Lyft、DoorDash等众多共享经济模式大佬,推动着全世界共享经济模式方式的探寻和兴盛。在这种共享经济模式大佬的发展趋势全过程中,美国硅谷为她们出示了不可或缺的资产和优秀人才适用。绝不浮夸的说,沒有美国加州的就沒有共享经济模式。

  做为美国的经济和人口数量第一大州,美国加州的也是Uber和Lyft在国外的较大 销售市场。从一切视角而言,Uber和Lyft都没理由舍弃美国加州的销售市场。但如今加区政府却要亲自拆了共享经济模式的基石,催毁网约车软件方式。Uber和Lyft早已无路可退:不斗争究竟,就只有完全道别网络约车业务流程。

  明确编外人员三规范

  美国加州的为何要拆除共享经济模式基石,这要从20184月美国加州的最高人民法院的一起处罚谈起。在同一天物流公司Dynamex和主打产品送货司机的人资起诉中,美国加州的最高人民法院一致判决Dynamax输了官司,觉得她们将主打产品驾驶员界定为单独编外人员,夺走了后面一种在人资法令中本应具有的利益。驾驶员们理应享有到美国加州的法律法规对一切正常聘请职工要求的人资工资待遇和褔利。

  美国加州的最高人民法院还明确了员工是不是归属于单独编外人员的三项分辨规范“ABC检测”:A、员工在从业工作中时(不管有没有工作中合同书),不会受到聘请实体线的操纵和引导;B、员工从业的工作中没有聘请实体线的平时业务范围;C、员工平常就从业该类工作中,有单独经营和貿易、岗位或业务流程。美国加州的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务必另外合乎三项规范,才可以被评定为编外人员。

  受该处罚危害,美国加州的参众两院在今年九月份根据了AB 5编外人员法,提交加州州长纽森签名后,于2020年一月刚开始宣布执行。AB 5编外人员法将所述ABC检测载入法律法规,做为分辨员工是不是归属于编外人员的宣布规范。此项法令基础是民主党派立法委员单方核心的,仅有一名美国民主党州立法委员投过适用票。民主党派在美国加州的占有着决定性优点,要是核心法令基本上都能根据。

  依照美国加州的的这一编外人员评定规范,Uber和Lyft的驾驶员、Instacart和DoorDash的外卖小哥、新闻媒体网址的专栏作家都不属于拿1099表格的编外人员,而应当算成拿W-2表格的宣布职工。由于签订驾驶员从业的载人业务流程便是Uber的主要经营的业务,她们离开Uber和Lyft网约车软件,平常也不是出租车驾驶员。

  假如美国加州的这一法律法规执行,共享出行方式也将从此塌陷。大家都知道,共享经济模式是本人将所有着的轿车、住宅和服务项目等資源,有偿服务租用给别人,而Airbnb、Uber和Lyft等企业则在共享资源全过程中饰演了资源对接的中介公司服务平台人物角色。依照先前的评定,这种平台公司和租赁資源的本人中间,并并不是传统式的劳务关系,只是一种单独编外人员的关联。

  拒不接受美国加州的法律法规

  Uber在美国加州的有着20多万名签订驾驶员,Lyft则有着超出32万驾驶员。显而易见,Uber和Lyft决不接纳把自己服务平台上的出租车司机当做自身的全职的职工,更不愿意舍弃不可或缺的网络约车方式。假如出租车司机必须算成宣布职工得话,那Uber和Lyft在美国加州的就变成了以App约车的的士队企业,她们要给二三十万名的出租车司机选购颇丰的医保,出示最低工资标准、加班工资和病事假工资待遇。

  更为严重的是,假如依照新法律法规的要求,这种上市企业必定会以便操纵成本费,尽量操纵全职的驾驶员的总数。这代表着很多数据冗余驾驶员都是丧失工作中机遇,社会发展闲置不用資源没法用以考虑旅客要求,以便确保盈利室内空间,那么就只有上涨搭车资费套餐。一样状况,DoorDash和Postmates等线上外卖送餐企业还要养一个成本费极大的外卖小哥团队。也就是说,共享经济模式方式将在美国加州的完全坍塌。

  Uber和Lyft的抵抗勤奋一次次不成功。上年AB5编外人员法令根据以后,俩家企业就在美国加州的人民法院协同提起诉讼加区政府,规定否定AB 5法令。可是她们的需求被美国加州的人民法院驳回申诉。俩家企业接着回绝遵循旧法。因此,加区政府、美国旧金山、洛杉矶市、美国圣迭戈等几个市人民政府在2020年五月协同提起诉讼Uber和Lyft,规定俩家企业将出租车司机视作宣布职工,给与她们美国加州的法律法规的薪资、劳保用品和诊疗等职工工资待遇。

  美国加州的美国旧金山高法院上星期更是在这里一起诉中处罚Uber和Lyft输了官司,再度指令俩家企业将出租车司机视作宣布职工。美国旧金山高级法院在判决中写到,“Uber宣称她们的智能机App服务平台才算是自身的业务流程,她们的职工关键从业工程项目、营销推广、产品研发等业务流程。如果我们接纳这一认为,那麼快速提高的网络约车领域便会合理合法夺走诸多员工依据州劳动合同法所要求的基础褔利维护。”

  Uber和Lyft则期待审判长延迟裁定实行時间,等候十一月全民公投美国加州的选举人的决策。俩家企业也表述,她们也不太可能马上把出租车司机变为全职的职工,最少必须一年的時间开展衔接和调节。但原告加区政府和几大都市政府部门则相互规定法院马上下发限令,强制性俩家企业遵循法律法规。美国加州的司法部长巴塞拉(Xavier Becerra)对于此事表明,“这一抗争也有较长的路要走,但大家会再次确保美国加州的劳动者获得需有的工作中维护”。

  驾驶员公司权益对立面

  为何加区政府那么固执要将出租车司机变为全职的驾驶员?一方面是维护员工弱势人群的基础利益,工会立即决策着选举票迈向;另一方面也期待能给加区政府提升税款。Uber、Lyft、Doordash、Instacart、Postmates,假如这五家企业所有遵循美国加州的新劳动法,那麼会提升近百万名全职的职工(存有一个驾驶员签订好几个服务平台的状况),也就代表着给加区政府提升了近上百万人的工资税(Payroll Tax)。

  Uber和Lyft则称其出租车司机也不愿意变成全职的职工,她们要想大量的灵便室内空间自身分配上班时间。那麼美国加州的的出租车司机到底是如何想的呢?在出租车司机中,确实有很绝大多数仅仅把驾车作为兼职副业的驾驶员,她们不愿意舍弃做好本职工作,因而抵制美国加州的的这一新劳动法规。Uber表明,她们在美国加州的的20多万元驾驶员中,仅有不上2%的人每星期驾车超出40个钟头。而Lyft则称,她们在美国加州的三十万驾驶员中,仅有14%的人每星期驾车超出20个钟头。

  可是这些把开网络约车当做全职的工作中和收益来源于的驾驶员,则认真贯彻加区政府的新要求,规定Uber和Lyft给与她们宣布职工的最低工资标准、加班费、带薪假期和医保。由于如今依照编外人员来测算,她们必须自身购买保险、油钱、汽车保养、缴税,担负全部风险性,并且还不可以建立公会与Ube和Lyft那样的大佬公司开展劳资谈判。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出租车司机的这一需求看起来更为急切:一方面共享出行市场的需求骤减,造成 出租车司机收益大幅度缩水率,她们期待有最低工资标准能够赚钱养家;另一方面出租车司机担忧驾车被传染病毒,期待Uber和Lyft为她们增添防护装备机器设备,并且一旦出現病症就必须检验与防护,不可以再次驾车挣钱维持生计,而诊断以后还会继续有昂贵的医疗费。

  事实上,工会更是加区政府施加压力Uber和Lyft的关键驱动力。美国加州的较大 的公会同盟美国加州的劳动力同盟(California Labor Federation)公布斥责俩家企业在躲避美国加州的劳工法,“她们它是在盘剥驾驶员,给顾客安全性产生风险”。而出租车司机自发性机构共享经济模式劳动力兴起(Gig Workers Rising)一直规定提升出租车司机的薪资和褔利,规定建立公会与Uber和Lyft开展劳资谈判。

  数次暂停营业遏制政府部门

  暂停营业并不新奇。这也不是Uber和Lyft第一次以暂停营业来遏制政府部门劳动法规了。2020年五月,马里兰州议院根据旧法,规定Uber和Lyft提升对出租车司机的背调,遭受俩家企业以暂停营业强烈抗议;最后马里兰州议院做出了妥协,释放压力了管控要求。俩家企业还以前撤出德州市御府奥斯汀长达一年時间,以强烈抗议地方政府的管控规定,另外资金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开展拉拢,取得成功促进德州政府制订有益于她们的法律法规。

  加区政府确是英国的自由派指路明灯,一直以维护弱势人群和劳方权益而出名,寄希望于加区政府对Uber与Lyft示弱的概率并不算太大。而在美国加州的终止经营,对Uber和Lyft倒是损害极大。在疫情爆发以前,美国加州的销售市场营业收入约占Uber全世界销售市场营业收入的9%,约占Lyft营业收入的16%(Lyft致力于国外市场)。虽然Uber和Lyft也愿意给与驾驶员们一定褔利,比如出示每公里30便士的给油维护保养补助,对每星期驾车超出十五个钟头的驾驶员出示诊疗补助,但这种褔利补助和全职的职工比起來仍然是差别极大。

  假如Uber和Lyft在美国加州的停业,竞争者则会渔翁得利。先前俩家企业团体撤出德州奥斯汀销售市场,就在本地催产了俩家小公司Alto和Arcade对接了市场占有率。假如Uber和Lyft确实要在美国加州的长期性暂停营业,俩家企业早已摩拳擦掌要在美国加州的接到她们留有的市场占有率。这俩家企业与Uber及Lyft的较大 不一样是,雇有自身的运输队驾驶员,符合实际美国加州的的编外人员法令,她们更好像二零零九年-二0一二年的初期Uber方式。

  充分考虑两大共享资源企业2020年早已遭受了营业收入下降、高额亏本和大幅度裁人,损害美国加州的销售市场毫无疑问是始料不及。2020年第二季度Uber网络约车交通出行量环比骤减了75%,而Lyft的活跃性旅客数环比狂跌了一半。俩家企业都会5月份开展了大幅度裁人,Uber全世界裁人6700人,裁人占比达到四分之一;Lyft裁人几千人,裁人占比做到五分之一。

  并且,Uber和Lyft共享出行方式遭遇的挑戰还不只是美国加州的。在美国加州的新编外人员法律法规的鼓励推动下,英国密苏里州和美国纽约州及其欧洲各国的出租车司机们也对Uber提到了起诉,规定将驾驶员判定为全职的职工。这种起诉都将变成摆放在Uber和Lyft眼前的管控难点。

  对Uber和Lyft而言,处理美国加州的管控难题的唯一寄希望于便是11月份的全民公投Prop 22。全民公投的管理权限高过起诉,这代表着要是美国加州的选举人愿意给与Uber和Lyft的豁免权,她们就可以无须遵循编外人员法律法规,将出租车司机判定为全职的驾驶员。此项全民公投也将决策DoorDash和Instacart等共享经济模式大佬的将来。

  共享经济模式,还能在美国加州的持续吗?美国加州的选举人将在十一月做出最后决策。

责任编辑:李园

之上便是美国加州的对共享经济模式说不:Uber与Lyft暂停营业强烈抗议的所有内容!假如您还想掌握大量相关炒股入门股票基础知识精彩纷呈的內容请不断关心AMKZ股票配资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