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份研发投入大比拼:广东总量第一,北京强度最高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31省份研发投入大比拼:广东总量第一,北京强度最高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转型升级新阶段,科…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31省份研发投入大比拼:广东总量第一,北京强度最高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转型升级新阶段,科技研发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日益凸显,科技研发投入大的地区,转型的成效也往往更加突出。
  国家统计局2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22143.6亿元,比上年增加2465.7亿元,增长12.5%;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强度(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23%,比上年提高0.09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首席统计师邓永旭解读称,从国际比较看,2013年以来我国R&D经费总量一直稳居世界第二,与美国差距逐步缩小。R&D经费投入强度稳步提升,已接近欧盟15国平均水平。
  广东稳居第一
  分地区看,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超过千亿元的省(市)有6个,分别为广东(3098.5亿元)、江苏(2779.5亿元)、北京(2233.6亿元)、浙江(1669.8亿元)、上海(1524.6亿元)和山东(1494.7亿元)。
  这其中,第一经济大省广东以3098.5亿元在各省份中领跑,成为首个研发投入超过3000亿元的省份。2016年广东研发投入总量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后,总量连续三年保持全国首位,并且与第二名江苏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
  数据显示,2017年广东研发投入比江苏多83.5亿元,2018年领先200.3亿元,到2019年领先优势已经达到了319亿元。在研发强度上,广东也比江苏高出0.09个百分点。
  广东的研发投入大,与广东坐拥两个一线城市有关。尤其深圳,是整个广东省研发科创的龙头。2018年深圳的研发投入就已达到1162亿元,紧追京沪,成为全国研发投入过千亿的三大城市之一。
  深圳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谭刚对第一财经分析,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研发投入体现出以市场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的显著特点,转化能力很强,迅速产业化,从而使得深圳在缺少大的科技基础平台情况下,能够迅速发展,这是深圳很大的一个强项。
  不过,这样一个特点也是一把“双刃剑”。谭刚说,不好的一面是,企业着重于成果直接转化,快速转化,但在基础研究方面是有所欠缺的,深圳缺少国家级研发机构和重大平台等,这也是目前深圳在补的短板。未来深圳把这个短板补起来之后,加上成果转化的优势、金融对科技的支撑,以及对人才的吸引力,整体的发展水平会更好。
  广东之后,第二经济大省江苏以2779.5亿的研发投入位居第二,继续紧追广东。江苏的两大中心城市苏州和南京的表现都比较亮眼。数据显示,2019年苏州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即研发强度)达3.25%,据此计算,研发投入约为625亿元。与深圳相似,苏州的高新产业也十分发达,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在二线城市中领跑,去年苏州科创板上市企业6家,数量列全国城市第三位。
  此外,省会南京的表现也不错,作为全国第三大高教中心,从2018年开始,南京连续三年将新年“第一会”和市委“1号文件”同时聚焦“创新名城”,期冀让“创新”成为南京最鲜明的城市气质、最显著的城市标识。
  粤苏之后,北京、浙江和上海分列三到五位。数据显示,这五个省份去年研发投入之和达到了11306亿元,占全国的51%。这五个省份也是我国经济最为发达、科创实力最为突出的省份。
  到今年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一周年,科创板挂牌140家。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从省份来看,江苏、北京、广东、上海、浙江科创板企业数量排名前五,分别有28家、25家、22家、19家、11家。从正在排队的企业来看,北京、广东、江苏、上海、浙江位列前五。可见,研发投入最多的5个省份,也恰恰是我国科创产业最为突出、科创板挂牌公司最多的5个省份。
  相比粤苏,第三经济大省山东的研发投入差距就比较大,为1494.7亿元,不到广东的一半,排在全国第六。中部高教第一强省湖北位居第七,达到957.9亿元,距离千亿大关已不远。中西部的几个人口大省四川、河南和湖南分列八到十位。

  研发强度:北京第一 西部仍很低
  相比研发投入总量,研发强度的指标更为重要。国际上通常用研发经费投入强度(研发投入占GDP比重)来衡量一个经济体的创新指数。2019年,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省(市)有7个,分别为北京、上海、天津、广东、江苏、浙江和陕西。
  这其中,北京以6.31%在全国遥遥领先。一方面,北京的研究型大学、科研机构最多,实力最强,不仅中科院在北京,而且拥有清华、北大这样的超一流大学。另一方面,北京的高新产业也是研发投入的重要载体。2019年北京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已经达到2.5万家,在各大城市中遥遥领先。
  北京之后,上海的研发强度也已经达到了4%,位居第二。作为我国最大的城市,上海拥有大量的跨国企业,以及上交所等金融机构,总部经济、研发创新十分突出,集聚了大量的科技研发人才。
  京沪之后,直辖市天津作为城市经济体,研发强度也比较高,达到了3.28%。这三个直辖市之外,广东、江苏和浙江这三个沿海经济大省研发强度位列四到六位,总体研发强度相差不多。
  值得注意的是,在六个沿海省份之外,研发强度超过全国水平的还有来自西北的陕西。陕西去年研发强度达到了2.27%,略超全国平均水平。陕西的研发投入主要来自高教大市、军工产业大市西安。
  尽管2019年陕西各市的具体研发数据尚未公布,但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西安占全省比重高达80%。从研发三大主体来看,2018年陕西企业、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研发经费占全省研发经费的比重分别为49.7%、40.4%和9.2%。而当年全国企业、政府属研究机构、高等学校经费支出所占比重分别为77.4 %、13.7%和7.4%。可见,在陕西的研发投入中,企业占比远低于全国水平,而科研院所、高校占比明显高于全国水平。
  不过,尽管西安的高校、科研院所多,科研实力雄厚,但由于产业发展不够,市场化程度不够,很多科研成果没有在本地转化。同样现象也在辽宁等地存在。
  有24个省份研发强度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第三经济大省山东的研发强度为2.1%,距离全国平均水平较近,湖北、辽宁和安徽研发强度也都超过2%。
  一些省域尽31省份研发投入大比拼:广东总量第一,北京强度最高管近年来经济发展较快,经济总量较大,但是在研发强度方面,与三大经济圈仍有较大差距。比如,虽然重庆今年上半年GDP甚至超越了广州,位居全国第四,但在研发强度方面,2019年重庆只有1.99%,仍需要加大投入。
  东南沿海的发达省份福建,去年GDP总量位居全国第八,人均GDP更是超越广东,位居第五。但在研发强度上,福建只有1.78%,不仅不如京沪粤苏浙这些最发达省份,而且也不如中西部的湖北、安徽、湖南、四川等地。与此同时,福建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也比较少,2019年福建经济第一大市泉州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为508家,与同类型城市相比存在较大差距。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福建的经济有活力,但是不强不大,中小民营企业居多,大型企业,科技型企业少,并且不强。其次,福建的高校数量少,好大学、科研机构少。
  另外,中部第一经济大省河南研发强度也只有1.46%,与湖北、安徽、湖南等中部省份都有较大差距。
  在榜尾端,共有8个省份的研发强度低于1%,分别是西藏、新疆、海南、青海、广西、贵州、内蒙古、云南,除了海南外,其余省份均来自西部。这些地区的一大特点是工业化基础相对薄弱,仍处在工业化早期向中期过渡阶段。总体上看,西部与东部沿海在研发投入方面的差距,远大于它们在GDP总量之间的差距。
  “主要是由于中西部的高科技企业少。”丁长发分析,中西部与东部在研发投入上面的差距,体现的是发展阶段的不同。东部发达地区由于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随着劳动力、土地等成本上升,必须走集约型高质量发展,对研发投入尤其是人才集聚非常重视。由于东部成本抬升,有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中西部的GDP就上去了,但是研发仍主要在东部发达地区。
  当前,中西部在研发投入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东、中、西部地区R&D经费分别为15122.5亿元、4162.6亿元和2858.5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0.8%、17.7%和14.8%,中、西部地区增速均快于东部地区,追赶步伐明显加快。
以上就是31省份研发投入大比拼:广东总量第一,北京强度最高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