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500亿!三大PE巨头亏惨了,史上最差!

  中国基金报记者张雪   疫情之下,不只伯克希尔,美国三大PE巨头也亏了。   近日,美国三大PE机构黑石、凯雷和KKR陆续披露…

  中国基金报记者张雪

  疫情之下,不只伯克希尔,美国三大PE巨头也亏了。

  近日,美国三大PE机构黑石、凯雷和KKR陆续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三大巨头纷纷遭遇投资“滑铁卢”,一季度业绩惨淡,无奈交出近乎史上最差的成绩单。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三大巨头的财报中,没有一家在总收入、净利润或投资收益等关键指标呈现盈利状态,三家合计投资收益亏损超过500亿元。

  三巨头交“史上最差成绩单”

  就净利而言,2020年一季度亏损最多的是KKR。

  根据财报,2020年一季度,KKR录得净利润-42.3亿美元,堪称2009年上市以来最差的单季度业绩,一季度几乎亏光去年全年收入,要知道KKR2019年全年的净利润也不过46亿美元。

  其中,总营收亏损10.01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11.87亿美元;总投资收入亏损36.8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13.36亿美元。

  唯一庆幸的是,尽管今年第一季度巨亏,但该公司的投资组合表现优于大盘,今年一季度,KKR的私募股权投资组合价值下降了12%,而标普500指数下降了20%。此外,公司第一季度可分配收益为3.553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141亿美元。

  虽然亏损少于KKR,但是黑石时隔9年再次遭遇“爆雷”。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黑石录得净利润-26.07亿美元,这是2011年后黑石的首次亏损,且大幅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黑石亏损的11.6亿美元。

  其中,总营收30.7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0.25亿美元;总投资收入亏损高达41.9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盈利11.49亿美元。

  而2019年,黑石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3.4亿美元,实现净利润38.7亿美元,全年营收同比增长18%,净利润同比增长46%。

  由于对能源相关资产投资较少,KKR的私募股权投资组合价值下降了12%,但黑石的私募股权基金组合收益率下滑21.6%则是因为能源业务成最大拖累。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全球石油价格暴跌,黑石1400亿美元信贷业务计提的九成业绩费化为乌有。

  相较而言,三巨头中凯雷亏损最小。

  2020年一季度,凯雷实现总营收7.46亿美元,但由于投资收入亏损11.9亿美元,最终净亏-7.09亿美元。而去年同期,总营收则盈利4.46亿美元,投资盈利6.51亿美元。

  除三大巨头外,阿波罗全球资管等美国上市PE,也亏损惨重。2020年一季度,阿波罗净亏22.5亿美元。

  巨头一心只攒“干火药”

  全球规模最大的PE也难逃亏损的命运,可见2020年对美国市场来说会是非常艰难的一年。

  疫情叠加美股熔断,给美国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带来巨大影响和不确定性,也使得LP和GP不得不面临现金流不足和股价下跌的问题。

  数据和研究公司PitchBook在近期报告中表示,疫情当前,短期看GP们将专注于管理旗下所投的公司,随着疫情的变化,GP们将会更加关注PIPE项目、成长性投资和分拆业务,这些业务将有更快的退出路径。

  同时募资速度会显著减缓,甚至未来两个季度也会保持类似的趋势。大的百亿美元基金因为拥有稳固的LP资源,将会更容易筹集资金。因为无法尽调,新的策略基金或者新团队成立的基金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募资挑战。

  而PE巨头们的动作也确实符合该预测趋势。过去两年,美元市场的募资规模仍处于历史高位,PE巨头们纷纷募集mega-fund(超级大基金)。

  从数据上看,尽管投资收益为负,2020年一季度PE巨头们的募资依然强劲。2020年一季度,黑石完成273亿美元募资,KKR完成263亿美元募资,凯雷和阿波罗分别完成75和73亿美元的募资。

  如此强劲的募资,也使得巨头手中的可投资资金再创新高。截至一季度末,黑石仍持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759亿美元属于私募股权业务板块。而在2018年末,黑石的干火药还仅为1100亿美元。

  虽然KKR手中的可投资金在有所下降,但仍规模庞大,截至目前,KKR可用于新交易投资的剩余资本承诺规模仍超过400亿美元。

  但奇怪的是,手握重金的巨头们并没有发力,反而似乎一心只攒“干火药”,连其投资的公司破产都冷漠不管。

  2020年4月14日,由于疫情83家门店关闭,没有任何营业收入的新西兰汉堡王母公司申请破产接管。该公司于2011年被黑石集团以近1.08亿纽币(约合4.63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但此番破产,黑石集团却不打算为其输血,反而为其在寻找下一任买家。

  2020年4月8日,凯雷集团控股企业Apex Parks Group(下称APG)宣布破产。公开资料显示,APG成立于2014年,目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新泽西三州运营着10所家庭主题的娱乐中心和两所水上公园,但受疫情影响,APG关闭了这12家主题公园,导致经营不善负担再度加重。

  同样是“大老板”毫无动作,但APG比汉堡王幸运的是,有疑似是博龙资本的潜在买方等待接盘。

  对中国市场态度产生分歧

  关于未来布局,巨头们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意愿大相径庭。

  在今年与中国投资者和企业家的多场对话中,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频频表达了对中国市场的看好。

  苏世民表示,在走出此次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之后,中国很可能会是全球范围最强的增长型国家。因此,中国的经济具备天然的发展优势,这些优势还在继续内化。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下降,这是中国经济首次出现下滑。因此,人们应该把它看作是底部,也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大好机会。黑石也会继续寻找中国市场上具有新引力的机会。

  近年黑石对亚太地区不动产市场相当重视,在中国、日本、印度频频出手。尤其是今年3月,SOHO中国传出私有化的消息,背后正是黑石在与其进行排他性谈判,据称交易价值40亿美元。

  而不算SOHO中国这宗交易,自2008以来,黑石在中国房地产领域的投资金额也已近300亿,投资范围囊括了写字楼、购物中心以及综合体。

  而KKR则对疫情下的全球化提出了警告,尤其是中国。

  KKR认为,从大局和长远的角度来看,新冠病毒的出现将进一步破坏全球供应链,尤其是相互联系、低成本的供应链,并可能促使人们重新审视对某个国家的过度依赖。

  与全球大企业高管讨论后,KKR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的高科技供应链会将在未来5年分流20 - 40%的生产份额外,较先前预估的15 - 25%大幅提高。正如Frances Lim说的那样,这种转变可能显著具有破坏性,因为如今81%的组装和64%的零部件是由中国提供的。

  考虑到现有的互联性,分散供应链并非易事,跨国公司显然需要考虑权衡成本。许多CEO都认为,转移出中国的替代供应链的成本必须在当前生产成本的15%以内才合算。然而,成本并不是唯一的关键变量。

  近年来,中国的员工成本显著上升,而贸易战让外包的概念变得更加复杂。更重要的是,中美的紧张局势和可能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都会使得资本将向中国之外的地区转移,随着越来越多的类似的“村庄”在越南、菲律宾和墨西哥等地建立起来,对中国构成了威胁。


  编辑:安曼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合作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