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与我们只隔一趟航班:中科院院士对比SARS和新冠后得出结论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病毒与我们只隔一趟航班:中国科学院院士对比SARS和新冠后得出一个结论   “3月1日,一趟航班从伦…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病毒与我们只隔一趟航班:中国科学院院士对比SARS和新冠后得出一个结论
  “3月1日,一趟航班从伦敦飞往河内。当时整个英国只有23例新冠病例,因此机场除了筛查发热以外,没有其他特别的防控措施。但短短1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内,新冠病毒已经感染了大量的人。新冠与我们的距离其实只有一趟航班。”
  9月29日,在上海“第二届全球健康学术研讨会”上,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副主任徐福洁向包括21新健康在内的与会者分享了一起新冠病毒在飞机内传播的案例。
  徐福洁认为,病毒不分贫富贵贱,在上述事件中,商务舱乘客的感染率最高。我们必须做好全球每一个人的防疫,才能降低感染风险,控制好疫情。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高福院士也表示,虽然我们对流感已经有不少认知,但对新冠病毒的了解依然非常有限,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和研究。“我们在华南海鲜市场上看到的只是取得病毒的环境样本,但不确定是有病毒的片断还是活病毒。”
  同时,高福也呼吁全球各国加强合作,加强团结。“一定要团结团结再团结,才能够真正应对本次全球大流行,应对全球健康的共同挑战。”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主任表示,目前疫情防控进入了常态化,但不代表生活完全进入正常化。国庆期间,市民仍需配合防疫,才能将风险控制在最低范围。
  01
  病毒与我们只隔一个航班,仍有诸多不明
  会议伊始,徐福洁分享了一个已发表案例:
  3月1日,一架航班带着210名乘客和16名机组人员从伦敦飞往河内。因为起飞之前整个英国只有23例病例,所以除了筛查发热以外,机场方没有采取其他防控措施。
  3月5日,一名乘客因咽痛咳嗽就诊,次日被确诊为新冠。而此时,航班中的乘客已经分布到越南15个省。
  公共卫生部门经过大量追踪,发现这是一起新冠病毒飞机内传播的事件。航班上一共有14名乘客和1名机组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其中,有11名乘客因坐在患者前后左右两排被感染,两排乘客中仅有1人幸免。整个商务舱的患病率达到62%。
  徐福洁表示,介绍上述案例,主要想说明三个问题:
  第一,新冠与我们的距离其实只有一趟航班。上述案例中,短短1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已足以让新冠病毒扩散到多人身上。虽然我们现在的防控措施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但这些措施恰恰是病毒对对我们的控制,并不是真正的常态。
  第二,病毒不分贫富贵贱。上述案例中,商务舱乘客的感染率是最高的。我们必须做好全球每一个人的防疫,才能降低感染风险,控制好疫情。
  第三,我们需要全球前所未有的多边合作,也是抗疫过程中必然要选择的道路。只有多边合作,才能尽快结束疫情,回归真正的常态。
  徐福洁表示,希望通过各方努力,让疫情得到真正的控制,回到真正的理想疫后社会。
  张文宏也指出,新冠病毒肺炎是一次重大的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人类的生命安全和健康面临着重大的威胁,疫情没有国界,病毒更不分种族,人类是休戚与共的共同命运同,在此关键时刻我们需要全球协作,应对这一共同挑战。
  高福在上述会议主旨演讲中谈到,去年一个年度报告中就预测到可能会有冠状病毒类病毒造成全球大流行,当时预测的是流感病毒,所以病毒的大流行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们在2019年做了相关情景模拟,当时的沙盘演练是从巴西开始导致了全球的大流行。结果没两个月就出现了新冠疫情。病毒学告诉我们,病毒无处不在,而人类远远没有做好准备去应对。新冠病毒非常完美地适应了人体,因此比之前的病毒造成了更加严重的疫情。”高福说。
  而因为病毒的复杂性,人类对其认知也在不断完善中。
  高福介绍说,中国一共控制了五波疫情。第一波在武汉,其后在武汉和周边地区又控制了四波疫情。武汉疫情之后,中国的防控工作做得非常好。5月10日左右,我国确诊病例数量已降到较低水平。此后在黑龙江和吉林有一些来自俄罗斯的输入性病例,需保持警惕。
  对于最近很多海产品包装上检测到病毒的情况,高福表示,这些问题仍需关注,包括海产品包装上的病毒来源,“现在我们在华南海鲜市场上看到的只是取得病毒的环境样本,但不确定是有病毒的片断还是活病毒。”
  02
  新冠公共卫生的教训
  在上述会议上,曾任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院长Barry Bloom教授分享了从公共卫生视角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首先,健康是全球性的,而卫生是地方性的。” Barry Bloom表示,中国科学家首先分离出了病毒株,并迅速和其他国家分享了这些信息。高福院士的第一例病例也很早就公布,让我们了解到最早的流行病学模型。
  Barry Bloom指出,新冠疫情大流行其实随着时间和地点的变化,就算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城市,情况也是不断改变的,其中老人、患有严重基础病的人是最高风险人群。
  对于当下美国疫情的状况,Barry Bloom表示,“我们所看到的确诊和死亡病例,常常比流行病本身要延迟3-4个小时。除了美国疫情情况,在全球还有很多死亡(与新冠相关),例如有两病毒与我们只隔一趟航班:中科院院士对比SARS和新冠后得出结论千五百万儿童因为新冠疫情无法接种常规疫苗,这将进一步加剧疫情的负面影响,也说明了病毒的暴发呈指数级增长。”
  “我们也看到了进行有效应对的重要性。疫情暴发之初,中国还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就制订出应对流行病的计划,并得到很好的实施。” Barry Bloom认为,对于未来而言,需要各方共同汇聚力量,在出现少数病例的时候就迅速作出响应,投入资金和资源。
  与此同时,Barry Bloom指出要增强公众对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信心。“对于所有疫苗来讲,最关键的是要获得大家的信任。疫苗研发存在不良反应的可能性,一旦可能性变成了现实,就会大大削弱人们对疫苗的信心,所以我们需要特别谨慎也特别明确地告知大家风险,尽可能保障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此外,我们需要不断分享科学信息,尤其是和发展中国家进行分享。“世界卫生组织和GAVI都提议开展全球性合作来进行疫苗研发和交付,要保证所有国家都能够公平获得疫苗。同时每个国家的医务工作者应优先接种,以保证我们的医疗卫生体系不会因为疫情而崩溃。” Barry Bloom指出。
  此外,Barry Bloom认为还需要运用市场的力量来提高疫苗产量,让发达国家的制药企业和疫苗生产企业生产更多疫苗,同时还需加强检测。“检测本身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公共卫生措施,大部分地方检测不够充分,这里涉及到敏感性。”
  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国屏则结合自身经历,对SARS和新冠肺炎进行了比较。
  在感染人数方面,赵国屏表示,SARS疫情期间,全球最终病例大概在八千五左右,死亡人数约900多。“这个数据也不是特别准确,因为当时有一些非典病例并没有经过严格的检测,或者说检测并没有一个金标准。”
  “但是COVID-19的确诊病例已经达到了3300多万,这是通过核酸检测得到的结果,我们预计更多人其实已经被感染了,只是没经过核酸检测,死亡人数则已经达到一百万人。”赵国屏说。
  对于病毒本身的比较,赵国屏认为,两种病毒对温度的偏好差别很大。COVID-19感染的主要是咽侯部和上呼吸道,SARS则主要感染下呼吸道。
  传播方式方面,新冠病毒潜伏期长、传染力强,与SARS很不一样。SARS如果不发烧,是不具有感染性的。但新冠肺炎一般有一个七天的潜伏期,前七天的传染性非常强,因此传播速度和传染性都比SARS高出很多。
  谈及抗击新冠疫情的优势,赵国屏表示,比较幸运的是,在2020年的今天,我们已经有完备的体系把生物表征和临床研究、药物研究结合起来,有大量数据作为研究的支持,帮助我们更好地开发疫苗,找到一些治疗的措施。同时生态和环境科学的信息,也能更快地追溯到病毒的源头,更好地了解在动物当中疾病发生的情况。
  从非典到新冠病毒的抗疫过程为科研积累了宝贵经验。赵国屏表示,今后应对病毒,可以采取“三步走”:第一步,预防和控制;第二步,治疗;第三步,开发疫苗来进行预防,建立保护体系。
  “通过这三个措施,我相信我们是可以控制疾病的。同时我们需要加强预防、治疗、科研与临床治疗的合作。”赵国屏表示,美国国家癌症研究基金会总裁对于科学家与医生进行合作有三点认识,值得借鉴:一是沟通彼此要互相了解,二是协作,共同合作,共同工作。三是要有信任,获得双赢的结局,能够造福社会,建设和谐社会。
  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闻玉梅表示,面对未来,她建议对发现和检测新发和再发传染病,要有一个有效的全球合作网络。
  当前,我国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9月2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表示,国内已连续44天无新增本土确诊和疑似病例报告。但疫情仍在全球扩散蔓延,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持续报告,国内零星散发病例和局部暴发疫情的风险始终存在。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回顾了过去8个多月全球疫情变化态势。“在没有新的、特别有效的预防措施应用的情况下,在未来一段时间,要期望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估计可能性不大。”吴尊友同时表示,多个国家的反弹案例提示,如果防控措施松弛,疫情就会反弹。
  (作者:朱萍,实习生,吴竟 编辑:李欣夷,李清宇)
以上就是病毒与我们只隔一趟航班:中科院院士对比SARS和新冠后得出结论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