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会锁&俞敏洪:探索高中素质教育的真正样本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郗会锁&俞敏洪 探索高中素质教育的真正样本   郗会锁 河北衡水中学党委书记、校长。曾先后获…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郗会锁&俞敏洪 探索高中素质教育的真正样本

  郗会锁 河北衡水中学党委书记、校长。曾先后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模范教师、河北省教书育人楷模、河北省中小学骨干校长、西藏自治区优秀援藏干部等荣誉。 回首这段经历的时候, 觉得自己对他人能有所帮助, 我是有价值的, 我的生命得到了一种 更加丰盈充实的感受, 我觉得这几年的苦吃得太值了。

  俞敏洪 新东方创始人,现任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民盟中央常委,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教育其实很简单, 点燃、唤醒、鼓舞、激励, 把这几个字做好了, 就达到了90%以上的目标。

  11月2日,大风,秋天的北京突然就冷了。
  衡水中学校长郗会锁穿着薄西装,
  对北京的气温显然没什么准备。
  连续多天出差在外,他对学校着实记挂,
  然而,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把回程延迟一天,
  到北京赴一场对谈。
  这是一次极其难得的对话。
  一方是衡水中学现任“掌门人”,
  另一方是人尽皆知的新东方创始人。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但对彼此都早有印象。
  去年两会,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俞敏洪公开说,
  “我没有贬低衡中,能让那么多人上名校挺好。”
  而郗会锁早在十几年前,
  就从学生口中知道了“新东方”,
  “活着要像一棵树”、“从绝望中寻找希望”,
  他甚至能脱口而出俞敏洪的励志“金句”,
  觉得这与衡中的理念不谋而合。
  俞敏洪毫不客气地提问,
  “家长心中,是你这任校长好,还是前任校长好?”
  “你认为,中国的高考还有改进的余地吗?”
  郗会锁带着一贯温和的表情,
  接住俞敏洪抛来的问题,
  悠悠地给出答案。
  听郗会锁说他在学生成人礼上数次落泪,
  “看来你还是个感性的人。”俞敏洪评价说。
  一个小时的对话,
  从高考到励志教育,
  从援疆援藏到人生规划,
  从衡中的教育模式到外界争议,
  郗会锁说,俞老师的教育情怀非常打动他。
  俞敏洪说,他对郗会锁和衡中有了新的认知,
  “看来我应该去一趟。”
  1谈励志教育
  当校长就是要“到处放火”
  俞敏洪:对于衡水中学,尽管大家非议很多,我觉得一些传闻或谣言是没道理的。从落后状态往前走的过程中,如果不对学生实施较为严格的管理,很难“三年打个翻身仗”。但是,衡中到了一定阶段要转型,必须要走应试和素质教育结合的路径。
  郗会锁:我举过一个例子,大家看到我们学生早上5:40起床,就说衡中太残酷、学生太辛苦,但忽略了学生中午一个小时午休、晚上10点睡觉,这是一个完整的时间链。
  俞敏洪:我高考那会儿,每天5点起床,晚上11点才睡。只要不给学生造成压迫状态,不要被作业、被家长、被老师压迫着学,就像你说的“刻苦但不痛苦”,这是学习的最佳状态。
  郗会锁:有人不了解,怎么就能做到“刻苦但不痛苦”?其实,一个人对成功、对梦想的渴望被点燃了,精气神上去了,就不会是一个痛苦状态。
  俞敏洪:学生从进入衡中开始,三年后考试那么出色,加上衡中现在素质教育也做起来了,你觉得哪些因素最重要?
  郗会锁:我认为教育就是打造一个“场”。现在衡中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场”,学生在其中能够潜移默化地受到熏陶感染,不管学生基础如何,在这个“场”中都变得勤奋、自信。我开玩笑说,我当校长就是要“到处放火”。放火干吗?点燃。
  俞敏洪:一旦形成气场以后谁都挡不住。原来我对衡水中学感情是有点复杂的。现在我觉得衡水中学上了另外一个台阶,这点上我还是挺佩服你的。
  郗会锁:俞老师,你从何时开始重视励志教育?
  俞敏洪:在北大当老师时是不可能有“励志”这个概念的。面对北大的学生我只有挫败感。做了新东方,我发现无望的人挺多。这群学生自己奋斗但看不到希望。教他们知识和点燃他们对未来的追求、对生命的热情相比,我发现后者更重要,这才有了我励志教育的起源。
  教育其实很简单,就像你刚才说的:点燃、唤醒、鼓舞、激励,把这几个字做好了,就达到了90%以上的目标。
  2谈高考
  高考要关注个人天赋成长
  郗会锁:其实咱们都是高考的受益者。
  俞敏洪:那个时候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农村孩子数量比现在多。现在跟农村孩子说高考改变命运,他们有点不太相信了。我现在到农村中学去演讲,会跟他们说为什么高考能够改变命运?因为上了大学以后,跟你现在的资源调动能力、眼光格局和人生延伸长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郗会锁:大学实际上是一个平台,到了更高的平台,视野更开阔了,站位更高了,格局不一样了。
  俞敏洪:你认为中国高考还有进一步改进的余地吗?
  郗会锁:目前来讲,我认为高考是最适合的一种方式,当然它的内容也在改,也在与时俱进。过去的高考,我戏称是“背多分”时代,但现在拿着书都找不到答案,考的都是新情境、新问题,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俞敏洪:对高考我提过另外一个建议,我觉得学生在高中时代也应该重视终身爱好的培养和特长发挥,但现在的高考,几门课的满分差不多,学生不得不在每门课上平均用力,这样即便考了高分,哪怕进了北大清华,但他对自己最喜欢哪门课,以后想把生命投入到哪个方向上,是不明确的。这是把学生磨成了一个鹅卵石。
  郗会锁:你说的是教育个性化的问题,要把每个人某些方面的才能挖掘出来。
  俞敏洪:对,人是有天赋的。中国高考最大的问题是不关注个人天赋的成长。这是我对高考的一个基本看法。
  3谈援疆援藏
  教育帮扶要从输血转为造血
  俞敏洪:你曾援疆援藏三年。这段经历对你个人产生了什么影响?
  郗会锁:这两段经历是我人生一笔宝贵的郗会锁&俞敏洪:探索高中素质教育的真正样本财富。在西藏这两年收获更大,那里特别艰苦。在阿里地区革吉县小学,有天我去跟老师交流讲课,晚上突然停电,这些老师就把手机手电筒打开,举着手机照明研究到很晚。
  还有一个画面让我印象比较深。当时我们在海拔5000多米的一所学校听课,有位老师讲完一堂语文课后,教务处主任当时提了18个缺点,没有一个优点,因为他讲的读音、字的笔画是错的,我们当时都觉得,这是误人子弟,不适合做老师。评价完之后,这位老师快要掉眼泪了。后来校长告诉我,这位老师本来不是教语文的,但是他不教,就没人教。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人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这位老师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谁会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教书呢?人们批评完走了,会留下来教书吗?不会。这个地方说实在的,呼吸都困难。
  我们援疆援藏,要从输血转变为造血。教学生改变的是几个学生,但是如果把老师培训好,会改变一批孩子。
  俞敏洪:是的,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好多年,所以我现在在培训农村地区教师上下的功夫也比较多。
  郗会锁:这几年经历对我触动很大,人在物质上还是应该知足。可能有人会觉得,去那么艰苦的地方待几年,不是受罪吗?
  我离开的第一年中秋节,日土县的一个局长和我视频通话。一个大男人泪流满面地说,“郗局长我们特别想念你”。我回首这段经历的时候,觉得自己对他人能有所帮助,我是有价值的,我的生命得到了一种更加丰盈充实的感受,我觉得这几年的苦吃得太值了。
  4谈规划
  帮助别人时内心最丰盈
  俞敏洪:问一个挑战性的问题,在学生和家长心目中,你和前几任校长相比谁更厉害?我觉得你应该压力巨大,就像现在新东方谁都不敢接是一样的,因为他做好了好像是应该的,做差了别人会认为他不行。
  郗会锁:对前两任校长我都很尊重,他们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我一直讲要坚守、传承,同时也要不断学习、创新。但是,要有威望、让所有老师服气、让家长孩子们觉得你是个好校长,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俞敏洪:作为衡水中学校长,你接下来有什么样的人生目标吗?
  郗会锁:我觉得当校长很有意义。我希望真正把学校的素质教育做得更落地,立德树人的任务真正落实好。任重而道远,虽然我们做了很多改变,但还有很大空间。
  俞敏洪:我觉得可以做一些教育实验和研究。维护名声我觉得难度不大,因为学校有基础、有你这样的校长;但是,领导衡水中学和衡水教育体系,做出一个中国未来高中素质教育的真正样本,并且是有文字可参照、有理论深度的样本,这是极其重要的,没有任何人做这件事情。
  郗会锁:是的。我看你也一直在做教育,没有转型其他行业。
  俞敏洪:我把自己人生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8岁以前的农村阶段,第二阶段是北大10年,第三阶段是创办新东方到现在接近30年。从这次疫情开始,我思考了一下,接下来进入我人生第四个阶段,直到我失去意识为止,大概还有20年,这个阶段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助农村孩子通过高考离开农村。
  世界上只有一种动物是吃饱了喝足了还不满足的,就是人。
  所有的人都在寻找人生意义。我对这个问题有一个很庸俗的答案,就是只有在你帮助别人的时候,你的内心感觉到的是最丰盈的一种状态。
  文字/新京报记者冯琪 图片/视频截图
以上就是郗会锁&俞敏洪:探索高中素质教育的真正样本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