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在成都:悠游慢生活中隐藏的凶猛消费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奢侈品在成都:悠游慢生活中隐藏的凶猛消费   · 欧家锦|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抖音有一条热门…

AMKZ股票配资(www.amkz.com)讯:奢侈品在成都:悠游慢生活中隐藏的凶猛消费
  · 欧家锦|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抖音有一条热门视频,文案很有意思——
  成都这座城市由两个平行世界构成,一个是三环内的老城,一个是城南新城。两边人的生活完全不在一个世界,太古里的人们似乎不用上班,软件园的人们似乎不用下班;人民公园里的人更爱喝盖碗茶,环球中心的人更爱喝星巴克;玉林的人吃饭在楼下苍蝇馆子,二街的人吃饭要开车去大商场;建设路全是正宗的四川话,天府三街全是标准普通话;住浣花溪的人穿着背心拖鞋去散步,住金融城的人穿着西装革履见客户。
  住少城的人说这有成都的底蕴,住天府的人说这有成都的未来;一边是成都的慢悠悠和老本味,一边是成都的快节奏和现代化;一边的人认为小日子安逸才是生命的真谛,一边的人认为努力奋斗才是生活的意义;一边的成都离成都自己更近,一边的成都离世界更近。
  你活在哪个世界?你更喜欢哪个世界?
  与这个二元状态相像的,是成都的城市个性与消费状态,像极了熊猫——它的咬合力仅次于北极熊,几乎与棕熊持平,能将竹子吃成翠笋的效果,还享有“食铁兽”之霸名,战斗力爆表;但这丫却终日以卖萌为生……
  成都也一样,在悠游慢生活的“外衣”之下,隐藏着一颗凶猛澎湃的进取心。
  在《第一财经周刊》发布的《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中,成都再度蝉联“新一线城市”榜首,在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这三个主要指标上处于领跑地位。
  “中国第四城”“新一线城市”“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这些都是成都的标签。据携程发布的2020年中秋国庆假期数据显示,成都在酒店成交量最高的城市Top10中位列第二(仅次于上海),是名副其实的“网红之城”。
  “爱买成瘾”的本地人和越来越多的游客,共同推高了成都的消费力。据第一太平戴维斯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零售20城》报告显示:成都在上半年的零售商指数排名中位列第4(仅次于上海、北京、深圳);杭州、成都和深圳分别在奢侈品、轻奢及大众服饰三个市场的店铺数量位于领先,平均店铺数均维持在上海和北京的一半左右。
  地产零售媒体赢商网更早之前的数据显示,这座西南地区的核心城市已经在2018年底超越广州和深圳,成为奢侈品购买力第三强的中国城市(仅次于上海和北京)。以太古里和IFS购物中心为核心的商圈囊括了大部分奢侈品牌在西南地区的首店,其中的一些店铺成为了该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前三强甚至销售冠军。
  能被誉为“奢侈品消费第三城”的背后,是众多大牌的数据支撑——Gucci、Tiffany、Acne Studios、Thom Browne等众多品牌在成都远洋太古里的店铺已成为国内甚至国际业绩标杆店铺(据传Gucci店的销售额位列全球第一);约有三分之一的入驻太古里的品牌门店销售业绩位列其品牌西南销冠或全国三甲。
  具体的销售数据由于品牌方的保密,未必能为外界所知,那就盘点一下各大品牌方在成都所举办的市场活动吧!从另一个角度,来见证它们对成都的热爱。
  2019年4月,Hermès每年仅在全球2~3座城市设展的“探索爱马仕petit h系列逆向创作法”从巴黎来到成都远洋太古里(全球巡展中国内地唯一站);
  同月,Dior男装限时精品店亮相,它把日本当代艺术家空山基专为2019早秋男装系列东京秀所打造的巨型未来主义仿生女机器人艺术装置运到成都,并在太古里全球首发该男装系列;
  Louis Vuitton先后在太古里落地了2019早秋男装特别限时活动、“时间锦囊”展览、2019秋冬男装限时活动3场大型活动。其中,“时间锦囊”展览为当年品牌该展览在中国的唯一一站。
  走出了上半年的疫情影响,成都的强劲消费力迎来了强烈反弹。
  2020年5月,Dior寻香之旅限时展在太古里落地;7月,成都的广东会馆迎来Dior的三个限时精品店,包括Air Dior独家限定系列、DIORIVIERA,以及DIORAMOUR限定系列。其中,Air Dior独家限定系列是全球唯一的线下体验店。
  LV 2020早秋LV²独立合作系列限时活动、ZEGNA x Fear of God限量联名系列快闪店中国唯一站、Gentle Monster X HUAWEI限时体验店中国唯一站、Chanel两个概念精品店(Beauty + Fashion Accessories)中国内地首店、Yohji Yamamoto中国大陆首家旗舰店、Harry Winston西南首店、Elephant Grounds西南首店。
  还有即将亮相的爱马仕集团之SHANG XIA“上下”西南旗舰店及全球首家SHANG XIA Tea Temple“上下”茶庙体验店、RIMOWA日默瓦全球旗舰店、Maison Margiela全国首家皮具服饰主题品牌直营店……
  11月10日,在参加上海第三届进博会后,历峰集团旗下高端腕表品牌Jaeger-LeCoultre(积家)在广东会馆举办“THE SOUND MAKER”声音之艺主题展览全球首站,也是中国的唯一站。
  以上各大品牌的“首店”“唯一站”,将成都作为“奢侈品消费第三城”的地位刻画得淋漓尽致。
  品牌方将成都作为其在中国市场的最高优先级,可见成都在消费和文化市场的重要程度,它俨然成为了一个特殊的角色。一方面,成都既能调动本地乃至西南区域的消费市场活力,也能辐射到全国消费者(网红旅游城市之强大吸引力);另一方面,成都既是国际品牌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试验场(综合成本低于北/上),也是向全球展现中国零售市场活跃度与发展潜力的宝地。
  即便地处中国内陆,但其开放包容的城市精神与鲜明的城市特色,依然让成都具备了不亚于沿海地区的商业土壤,吸引各大品牌纷至沓来。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1-9月,成都总计落户的首店有371家,其中全球首店4家、亚洲首店1家、中国首店37家。
  第一太平戴维斯7月发布的《中国奢侈品零售报告》显示,成都市场LV、Gucci等不少奢侈品销售业绩较去年同期增长130%。华西区商铺部董事林静表示,“尽管疫情影响下众多品牌放缓开店步伐,但不少奢侈品牌在成都市场爆发式的销售业绩,反而加速了头部奢侈品牌在成都进一步拓展的速度,相继在成都落下二店或三店。”
  正是基于众多奢侈品牌对成都市场消费力十足的信心,“中国奢侈品销售商场之王”北京SKP选址成都交子公园商圈,并于6月正式开工兴建成都SKP,助力成都加快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
  成都强劲消费力的背后,都是谁?
  10月2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百富榜。其中,成都上榜企业家54位,比去年增加17位,排名全国第9;而胡润研究院2019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在四川省内拥有千万人民币资产的家庭有3.2万个,成都占比约50%,成为四川财富企业家们的集聚地。
  富豪大多从事着制造业、金融、房地产、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支柱性行业,当然也不乏从事煤炭、基建工程等传统领域;但相对引人注目的,是白酒、餐饮、农家乐、酒吧等老板群体,乃至最隐秘的贩毒者。
  作为产酒大省,四川拥有获得历届中国名酒评比“名酒”称号的白酒6种,分别是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沱牌曲酒、全兴大曲、郎酒,号称“六朵金花”;拥有4家国内上市的酒企,分别是五粮液、泸州老窖、沱牌曲酒、水井坊。
  为丰富产品线,占领消费市场,四川各大名酒公司都开发了多个子品牌系列酒,分别针对高、中、低端市场。2019年,全省累计生产白酒366.8万千升,占全国46.7%;全省规模以上企业共完成主营业务收入2653亿元,占全国的47.2%;实现利润448.8亿元,占全国的32%。
  白酒业作为支柱产业和特色产业,为四川省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也造就了一大批相关产业上下游的富人群体。“在中国,做什么生意不需要喝酒呢?”一位川酒经销商L透露,“白酒就是中国生意场上的‘基础设施’,不管任何生意的谈成,我们都算是赚取了差价的‘中间商’。由此,川酒造就了一大批坐地生财的富豪。”
  跟白酒相似,奢侈品也是生意场上的“硬通货”。“喝什么酒,谈什么事,这两者的重要性是相关的。奢侈品也一样,大牌的经典款为何畅销?因为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价值所在。行走江湖嘛,要么用它们来彰显身份,要么用它们来创造生意。”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川酒强势,餐饮企业也不落后。自古就以“一菜一格,百菜百味”的川菜文化享誉世界,成都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亚洲评定的第一个“美食之都”。
  餐饮老板内参和美团点评联合推出的《中国餐饮报告2019》显示:2018年成都餐饮收入达到900亿元,同比增长13.7%,在中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广州;成都的餐饮营业门店数以2.37%的占比超越上海,成为国内餐饮营业门店数最多的城市。
  从消费额来看,成都餐饮业零售额占据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常年约为18%,由此可见餐饮经济在成都社会消费中占据的重要地位。繁荣的行业大势下,自然催生了一批富有者。
  在成都的餐饮行业中,除了一枝独秀的火锅店,还有一个“隐秘的角落”——农家乐,这儿可是国内农家乐的发源地。“坐在飞机上,如果你听见了麻将声,闻到了火锅香,那么,成都到了。”这是人们在形容成都时爱说的一句玩笑话。
  能将这两句话完美融合的,就是农家乐。每逢周末,倾城而出的成都人便让郊区充斥着麻将声。“带上家人,邀上几位好友,三五个家庭的大聚会便成行了。找个郊区的农家乐,吃火锅,打麻将,住民宿,这样的周末巴适得很!”成都本地人Q小姐表示,若是遇上有阳光的周末,成都的郊区民宿与农家乐便一桌难求了,“成都人爱耍,也会耍。”
  盛产富人的“隐秘角落”,还有成都的酒吧。
  近年来,“夜经济”成为中国城市的一个集体热词。而在所有的“夜经济”活动中,酒吧又是最具活力的一个消费场景。根据百度地图2019年第二季度慧眼POI数据显示,上海是全国酒吧数量最多的城市,但排在第二名的不是北京,也不是广州、深圳,而是成都;而据DT财经的数据显示,成都以2294家酒吧的数量力压上海,夺得桂冠。
  就在成都著名的夜生活地标九眼桥附近,天紫界国际公寓的大堂里(甚至成都市内的各大居民区),张贴着《四川省公安厅关于通缉40名重大贩制毒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公告》,其中32名为川籍人士。“成都因为地缘与经济等优势,成为了边境非法贸易进入内地的关键一站。”从事国际贸易与航空服务业的秋姐透露,“在灯红酒绿的表面之下,有些酒吧暗藏着深不可测的毒品交易。”
  作为成都第一批涉外公寓的长租客,秋姐深感无奈的是部分毒品交易已渗透进了涉外公寓。
  截至2020年10月,外国获批在成都设立领事机构共20家,位列全国第三,中西部第一,德国、新加坡、法国、澳大利亚等国皆在成都设立了总领事馆;此外,截至2019年底,成都共引进世界500强企业总数达301家,这些外资机构的大量外籍员工,成为了成都涉外公寓的客源来源。
  因其接纳外籍人士居住,涉外公寓需要政府的特别审批,也更加注重对住户隐私的保护,但也由此而给一些从事毒品等灰色交易的人提供了某种形式的“便利”。在多家涉外公寓共计超过10年的居住史,令秋姐对这一现象见识更多,“在歌舞升平的觥筹交错中,多少利益被交易,多少财富被转移。”
  作为西南门户,成都可不仅仅只是本地人乃至四川人的“购物天堂”,更是西藏、新疆、云南、贵州等相邻省份有钱人的“时尚之都”。
  2020年的夏天,成都IFS购物中心启动“种草官计划”第三季,特别邀请藏族VIP顾客参与,成为业内第一个勇于打开西藏这个充满未知和机遇之市场的先驱。成都素有“西藏的后花园”一说,也是庞大的藏地高消费群体的首选地,并且这个群体青睐大牌,对品牌价值的认可度较高,自我风格强烈,对时尚潮流心态开放,到成都的消费目的明确且购物量大。
  成都IFS至今仍流传着“藏族富豪成群结队前来,一出手便是包下整面墙柜所有产品”的江湖传说。
  每一个四川人的“梦想之都”,几乎都是成都。一是避震福地,保障安全;二是经济发达,机会更多,成都由此成为川籍成功人士的游乐场——唯有在成都购房与消费,方显人生精彩。
  成都自古即有“天府之国”的美称,物产丰富且远离战乱,或正因此,成都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和优越感,更倾向于消费而非储蓄。购物时,他们觉得“喜欢就好”,更愿意超前消费,“即使兜里只有100块钱,也要花出300块甚至1000块的气势。”
  2020年10月,成都W酒店正式开门迎客。以“夜店风”而闻名的W酒店,深受时尚潮流的创造者追捧。运用熊猫、九寨沟国家公园等当地元素来进行装饰设计已经算不上新鲜,真正新鲜的是,W酒店开设了一间麻将房!
  据酒店负责人介绍,“尽管中国很多省份的人都打麻将,但这间麻将房却是(W酒店联盟)全球唯一的。” 而麻将元素更是遍布酒店空间,从墙面图案到堆叠摆放的竹椅中都有迹可循。
  而麻将桌,便是成都富太太们争奇斗艳的名利场,奢侈品则是她们明争暗斗的“武器”。混迹成都名媛圈的Z小姐透露,“有没有穿着大牌奢侈品在成都:悠游慢生活中隐藏的凶猛消费服饰,是否佩戴了名贵珠宝,拎着经典包包,不动声色间,旁人便将你的财富、品位、地位估摸得七七八八。至于麻将的输赢,并不重要。若是输钱,也是身价的体现,我输得起嘛;若是赢钱,则是人生巅峰。”
  “在外人看来,成都人民似乎都不用上班,只热衷于打麻将;殊不知,打麻将也是成都人民进行财富创造及转移的一种方式。”
  还有另一种乐活方式,更是令全国人民侧目,那便是音乐。“成都有全国最多的摇滚乐和先锋艺术家,有全国最好的街舞和最好的hippop,有最炸的地下Rave(锐舞),每个月都有自发组织的上千人的电音大趴,还有全国玩得最野的年轻人。”乐队演出经纪人G先生对成都的音乐氛围甚感满意。
  “成姆斯特丹”?这是戏称,或是写实。阿姆斯特丹是一座疯狂的城市,闻名全球的红灯区、色彩斑斓的夜生活、氤氲缭绕的另类酒吧,开放、兼容的精神,让世界上各种野生文化都能在这里爆发出蓬勃的生命力。对于年轻人而言,阿姆斯特丹是“精神的乌托邦”,是“文化的冈仁波齐”;而具有相似气质的成都,则被年轻人冠以“成姆斯特丹”。
  成都人的生活方式由此变得多元而立体,丰富的夜生活、美食、说唱音乐等,令他们对于享乐和自我展示持有开放心态,也造成他们在购物时非常果断,重视装饰性和自我表达,审美偏向浪漫。
  或许是受到这样的消费心理影响,成都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奢侈品牌“秀款”卖得最好的国内城市——“秀款”由于款式夸张,往往并不畅销。对多元化生活方式的追随与享受,影响了这座城市的性格;而对于品牌方的利好,则是无论任何风格都能在成都找到自己的客群。
  而一个更能彰显成都人热衷(提前)消费的个案,是宝马在成都开展了全国少见的汽车(5系)短期租赁业务。据从事豪车租赁生意的L先生透露,“像宝马这种级别的大公司,能以官方名义面向个人开展租赁业务,一定是经过了充分的市场调研与论证的。这可视为对成都客群的一种迎合。”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Tesla)目前在全国拥有超过120家体验店及服务中心,而成都金融城悠方店的销售业绩在2019年度位列全国前三,甚至好于太古里的旗舰体验店。金融城,是成都新兴的富人聚集区,也是成都未来经济增长的希望。
  “快耍,慢活”,这原本是太古里的一句宣传语,却也精准地描述了成都人的生活方式——人生苦短,享乐尽欢需及时;岁月悠长,世事无常不过是人民公园里的清茶余波。
  作者简介:财经作家,资深财经媒体人;专注于创作“奢侈品在中国”书系。
以上就是奢侈品在成都:悠游慢生活中隐藏的凶猛消费的全部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炒股入门股票知识精彩的内容请持续关注AMKZ股票配资网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返回顶部